• OA
  • 0735-6268946

南方矿业

SAFETY
抓污染治理,促企业发展 ——南方公司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情况汇报

 一、严格标准,扎实做好资源整合

   临武三十六湾在过去号称“临武的小香港”,不但在郴州有名,而且在全国都出了名。由于乱采乱挖,选矿直排,给湘江上游的甘溪河流域带来了灾难性的破坏,为此,国务院总理温家宝,副总理李克强都有批示,要对污染源头进行重点整治。省政府挂牌督办。面对突出的一系列社会问题,从2006年开始,县委、县政府决定对三十六湾实施“休克疗法”,同步实施污染源整治,矿业秩序整顿、矿产资源整合。

   临武县南方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民营有限责任公司,于二O一一年元月在临武县工商局注册,公司目前拥有的玉岭多金属矿,是整合原三十六湾十家有证矿山过程中,由郴州夏生企业集团联合其他战略合作伙伴,通过竟拍方式,以13.6亿元拍卖价款取得控股权和开发经营权。回首过去的岁月,我们感慨万千,主要在以下三个方面有所收获。

   一是贯彻市委精神,实现良性互动。我们严格遵照了市委、市政府的指示精神和工作要求,实现了政府与企业的良性互动。按照矿产资源整合“政府引导,企业自愿,市场运作,依法推进”总原则,以及“一个开发主体、一套采矿系统、一套选矿排污系统、一套完整合法手续”即“四个一”的总要求,特别是市委戴书记、市政府向市长等领导亲上三十六湾搞调研,既给我们指明方向,又明确了工作的具体要求,市政府派出督查组来指导我们的资源整合工作,县政府成立了“整合办”,具体组织资源整合工作。

   二是创新整合模式,探索发展新路。资源整合是一件新事物,前人从来没有做过,也没有固定的模式。所以,我们没有照搬“新田岭模式”、“湘西花垣模式”而是从实际出发,创新了一条适合自身的资源整合的路子及走了一条“资产评估——内部定向拍卖——资产重组——延伸产业链——上市”的新路子,而经过实践检查这是完全正确的道路。

   三是增强社会效益,实现互利多赢。我们体会到三十六湾资源整合,增强了社会效益,整出了互利多赢的好局面。资源是不可变的,但人的思路是可以变的。根据对自身资源的估价,根据有色金属市场的走向,特别是战略投资者的投资转向的把握,以及三十六湾地区的特殊情况,我们始终以社会效益为中心做到了互利多赢。通过整合,第一、投资者的利益得到保护,并实现增值;第二、政府获得了几千万税收,对政府有贡献;第三、矿区实行了采选分离,从根本上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;第四、资源的整合延伸了产业链,实现了加工增值,培植了财源。所以,资源整合整出了一个和谐矿区,整出了一条大的产业链,资源的贡献不仅仅停留在过去的采选,还在加工中增值,还要走向资本市场。

   二、立足长远,强力推进三十六湾重金属污染治理

整合后的南方公司坚持以“依法办矿,合理开采,节约资源,环保至上”为原则,立足长远,全力配合政府抓好湘江流域三十六湾地工区重金属污染治理工作。

一是还清旧帐,不欠新帐。由于种种原因,三十六湾地区乱采乱挖随地选矿,造成这个区域环境污染严重,植被破坏严重,留下许多旧帐。为此,我公司首先从环保需要出发,下狠心自觉关掉了原有的五星、68、88、兴龙、238、易鑫等选厂和尾矿库,使环保旧账不再滚大。其次投入大量资金对我公司所属原有破坏植被的废石堆进行治理,逐渐还清环保旧账。目前,这两项工作,已完成闭库设计,签订了工程施工合同确定了放工队和部分尾矿库闭库,其它工作在有序进行。

二是科学规划,努力实现“采选分离”。实现三十六湾地区重金属污染治理目标,关健的和根本的措施是实现“采选分离”。这样才能从源头上杜绝新的污染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我公司一是要新投资1.5亿元新建处理5000吨的选厂两个。二是投资1.2亿新建库容在500万方以上的尾矿库两个。这两笔投入可以说是临武矿山企业有史以来环保投入最大的项目,但为了实现我们“环保先行”的承诺,也为了实现我公司长远发展的目标,我们公司上下统一,信心十足,正努力做好这项工作。

目前我们南方公司已成立新尾矿库建设工作指挥部,由一个副总经理作指挥长。抽调了有经验、懂技术、会协调,能干事的人员组成了专门班子,全力以赴抓这项工作。现在已完成了总体规划,初步选址和初步设计工作。下步将依程序做好征地工作以及地质勘探,安全评价、环境影响评价等工作。争取在早日实现“采选分离”。

三、克服困难,争取如期完成南方矿业浙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。

虽然我公司已经投入13.6亿  取得了三十六湾矿区十个矿的控股权和开发经营权,但要使企业做强做大,特别是要兑现我们“依法办矿、合理开采、节约资源、环保至上”的承诺还有许多困难。

一是环保旧账太多,一旧难以还清。我们要对原有尾矿库进行闭库需投入闭库资金1个亿以上,要完成原有废石堆治理至少要投入3000万元。

二是要实现“采选分离”面临选址难、征地难、搬迁难。由于企业用地与国家政府项目建设用地有区别,企业征用地存在很困难,涉及搬迁问题更是难上加难。要么漫天要价,即使非常偏避的闭置荒山也要2万元以上一亩,要么决不搬迁千金不换。因此,这需要政府进一步协调、支持。

三是企业承载社会重担多、任务重。三十六湾地区的采矿史可以追朔到明清时期。长期以来沉积下来的环境污染及地质灾害问题非常严重。前段时间,有很多地方的村民都到政府反映上述问题,很多项目要求我们企业来承担。我们没有推诿,而是把湘江源头重金属污染治理摆在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,采取积极的态度,制定切实的措施、方案抓落实。但是,要真正解决水污染、耕地污染、地质灾害问题,所需要投入的资金量还很大,因而缺口大,这就需要上级政府对整合企业进行政策倾斜。

尽管我们面临这样那样的困难,但我们相信有各级领导和上及政府的大力支持,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完成我公司区域重金属污染治理的目标任务,使政府放心,让群众满意,促进我公司又好又快发展。

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临武县南方矿业有限责任公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总经理:尹柏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O一一年八月十六日